“李约瑟之问”并非世界难题 中国人很容易回答

边蜀原(中国法治新闻杂志社社长)

  一个民族,一个不同地域的人类种群在不同的生存环境下创造发展自己的文化、文明、科学技术,其侧重点是有很大不同的,一个时期与一个时期也是不同的。中国是大陆文化、欧洲是海洋文化、蒙古是草原文化,如果我们能够搞清楚几百万人的蒙古族曾经在世界上驰骋欧亚大陆二百多年,统治上亿人口的原因,自然也就会理解西方欧洲科学技术领先的原因了。

  蒙古族崛起于十二世纪,其特点是草原游牧,牛羊多、马匹多,马匹之多可以说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马匹是古代最重要的交通工具、运输工具、作战工具。战马得到最好利用的时代就是蒙古人强盛的时代,而对战马最好的利用就是一个群体、一个民族种族的骑射能力,而骑射的条件就是对马鞍、马镫的成熟使用程度以及对刀具的打造、对马镫冶炼铸造技术的熟练掌握程度,一个小小的"马镫"改变了一切,它强大了一个民族,成就了一个民族。

  关于马镫的考古结果,最早发现使用的记录是公元四世纪,墓坑中的马镫是铜皮包裹的木制品,也就是说在三国时期,张飞、关羽等使用的马镫还没有成形,推理的结果应该是皮革之类。再往前推演到汉武帝时代,很可能是由于汉武帝首先使用了马镫(皮革马镫),能在马上站的稳、坐的稳、骑的稳,便于射箭厮杀,在马背上作战领先了匈奴,因而方能捷报频传,是完全可能的。汉武帝之前春秋战国,都是以战车对攻为主,四马拉的战车最普遍,并无有关马镫的描写和绘画。

  有关马镫的出现是战争史上的一大进步,事虽小而事关重大,但人们常视之为不起眼的"小事",因"事小"而无人去记载也是很可能的事,总之马镫明确出现是在两晋南北朝,然后到了隋唐应该已经成熟,宋时出现有关马镫的记载。唐末宋初时马镫的发展传入辽、金、蒙是完全合理的,最终由蒙古的成吉思汗将马上作战发展到极致,其中马镫的演绎过程是一个不曾被人重视,容易被严重忽略掉的关键"小事"。蒙古族人人骑射,小至七、八岁的孩童,大至男女老少,全民皆兵,来无影去无踪,快捷神速,冷兵器时代怎有不强不胜之理?

  这其中,难道是蒙古人文化古老深远、文明程度高?说到这里,使人想到:这些都不是,而是一个时代造就一个民族,一种文化即草原文化、骑射文化到开花结果的时候,使用马匹的辉煌时代使蒙古民族名扬天下。同样道理,西方欧洲的海洋文化也是如此发展起来的。

  西方海洋文化、科技文化为什么不在二千年前发扬光大?为什么不在十五世纪以前领先世界?答案是:他们同样是在等待一个起爆点,即海上航行最重要的"指南针",是东方十三世纪"指南针"的传入,开启了西方的海上探险,彻底打开了西方科技之门的一把钥匙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西方海洋文化重天文,重视天体运行规律,主要是与生产、生活分不开,本人已在《再谈西方文化文明纵横世界五百年(2010年)》及其它文章中谈到过多次,造船出海是西方海洋文化文明的强项,海上辨别方向是海上作业必须要掌握的知识,看星星、看月亮、识星座、测角度,使用几何、函数,不懂不行、不通不行,生产生活逼迫海上生活的人们首先重视科学技术,不懂科学技术就会在海上丧命,从而使之成为一种传统。当十三世纪蒙古大军打到西方,使史上发达的意大利首先掌握了指南针的使用,于是西方的意大利、西班牙,从十四世纪开始航海更大胆,十五世纪文艺复兴,环球航行开启了西方又一次文明,随后五百年的发展,无不与科学技术的进步有关,英国、法国、美国也都是在这一发展过程中竞相展示。西方发现新大陆,侵略掠夺、经商贸易使西方人不可一世,殊不知这一切皆因中国的一枚小小"指南针"点燃了西方海洋文化,在原有的生产生活基础上沉淀下来的"科技梦想"被打开。 

  西方科技文明的领先其实并不神秘,当解开这种秘密谜底的时候,一切都很自然,西方科技文明与蒙古骑射大军横扫欧亚一样,都是人类历史的必然。当今世界,现在又轮到中国人登场表演了。

  中国的东方大陆文化是"根"的文化,bsy中国在十五世纪前从未落后于世界其他国家,西方学者也都承认这种说法。二十一世纪的这次拨动中国人创新精神的一把钥匙,是"中国人的思维模式",中国人的传统文化理念、古老的哲学思想即物质的阴阳无穷变幻,"其大无外,其小无内"、"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的简单而极深邃的哲理,较之西方的死板教条要强得多,并且这种传统文化中国人基本上都懂,原因是中华文化长期熏陶的结果。

  当今世界物资大融合、大交流,交通、信息人员往来自由,无处无在、不所不包、互通互融,使中国人很快掌握了世界上最先进、最高端的一切科学技术,在此基础上,中国人使用自己的传统智慧,站得更高、看得更远、入得更深,逻辑辩证、推理演绎无不精通,还有什么能够阻拦中国人的发展?那简直是太难了!所以说,未来的发展看中国,世界的发展在中国,这是历史的必然。

  历史学家、书生、学者往往只看大事,不关注小事,总认为别人的推理推论可笑无知,而事实上恰恰相反,真正的无知是盲目自傲,学位、地位反而使之无知。试想,如果没有小小的马镫配置的马鞍,蒙古人的马匹只能是空有百万、千万。如果没有中国小小指南针的传入,西方岂敢大胆航海,远洋航行、环球航行,又怎么发现新大陆,又怎么加强贸易,又怎么会去造更大的船,铁船、蒸汽船、机械船,研究物体运动规律,天体运行规律,放大镜、望远镜,又怎么会发现日心说,矿产、冶炼、化工,天体物理、原子、分子,微积分又怎么会诞生,等等等等举不胜举。 

  因此说,西方发达的历史,西方对人类物资方面发展的巨大贡献,不是偶然而是必然,无神秘可言,同样,中国人的再次崛起也是事物之必然,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但中国现实存在的问题很多,中国需要彻改、世界需要彻改、人心需要彻改,一切都在预料中、一切都在幻化中、一切都在进行中。

  2017年10月4日中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