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侃中國,全球统一 ☆ 世界博览 ☆ World Unity
 
 
王金岭...
中国太平洋地区合作委员会副秘书长兼国际合作部部长 ...
王金岭...
胡丽...
顾一娴...
王干丁...
厉以宁...
 
 
麦金农...
最牛电脑黑客加里。麦金农多年前侵入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和美国国家航空航天系统被发现后,面临被引渡...
麦金农...
阿桑奇...
斯诺登...
 
   
老外侃中國
全球统一:www.wu0011.com 发布时间:2010-1-11 5:40:23  

作者:郭瑩

  西方人巴望孩子成名成家的觀念比較淡薄,他們並不煞費苦心設計孩子的未來,比較注重的是孩子的自由發展。這可能與西方人不將子女看成父母的“私有財富”,而要求子女高中畢業後離家獨立生活的傳統有關。因此西方父母就不會干涉孩子上大學讀什麼專業,或在上不上大學的問題上違背孩子的意願。

  逼子成龍與虐兒罪

  訪問中國的外賓常會被領到幼兒園、小學校去參觀。一踏進鴉雀無聲的教室,孩子們即刻訓練有素地齊聲高喊:“客人好!”明顯是下了大功夫排練出來的。這情景與西方學校在走廊裏就能聽見教室熱烈的討論聲迥異。老師授課了,可憐的孩子們背挺得筆直端坐著,待老師提問時,教室裏安靜得出奇,舉手回答者如背誦聖經般地將惟一的標準答案流利道出。與海外華裔家長督促子女一心成為專業白領心態不同的是,眼下中國大陸家長在培養孩子多才多藝方面又過分地熱衷。一個20歲的中國青年,如今一瞧見鋼琴就厭惡。他曾向我訴說其童年是多麼地不快樂。每天他有做不完的家庭作業,還得學彈鋼琴、繪畫和補習英語,儘管他根本無音樂天賦,每天在媽媽的眼皮底下按那些枯燥的琴鍵,真如同受刑。媽媽將所有家務都承包下來,從不讓他動手,動不動就念叨:“你只要抓緊時間學習,媽媽就高興。”這簡直是在折磨孩子的童年,而光會整天啃書本的書獃子,在西方是沒人搭理的。在西方人眼裏書獃子與傻瓜沒什麼兩樣。

  在中國刻板的教育體制下成長起來的青年,即便是大學生,在西方人看來仍舊相當稚童化。比如在香港校園裏,每天可以見識到一些大學生操練拉拉隊舞蹈,這種蹦蹦跳跳的團體操在西方是初中、高中生熱衷的,進了大學還玩這些孩子的遊戲,令外人感覺太小兒科。華人女孩“守身如玉”是出了名的,由於異性交友方面起步比西方女孩晚許多,一些華裔女士談起當初高中時代的舞會上無人問津的尷尬,個個都記憶猶新。一位中國女士詢問一位九歲的美國女孩在學校裏最要好的同學是誰時,那女孩掏出自己與一男孩的合影說,這是她最親密的男朋友,驚得中國女士張口結舌。側眼觀察一旁的美國媽媽,卻仍是一臉坦然的微笑。臨別時小姑娘不忘提醒中國女士:“你穿的裙子已是去年過時的款式了。”

  中國家長在培養子女成材方面,尤其顯現出膚淺及迫不及待的功利主義心態。有一位華裔男孩畢業于免費公立中學後考上了牛津大學法學院,為此其家長甚有面子,周圍華人也嘖嘖地讚嘆做父母的總算心血沒白費,將來兒子成為開業律師年薪15萬英鎊,父母多享福,並以此作為督促自己及子女發奮的活樣板。周圍洋鄰居裏有一個同齡的男孩,自小學至高中皆每年花費數萬英鎊接受昂貴的私立教育。高中畢業後,小夥子居然決定不去上大學,頭半年先是到西亞、東亞和喜馬拉雅山旅行,爬雪山過草地吃了不少苦,總算撿了條性命回來已是萬幸。接著小夥子又通知父母暫不回家了,他又奔去了非洲,留在烏干達當了義務鄉村教師。其家信常常是他如何克服種種艱難與當地土著溝通,及如何與艱苦的物質條件搏鬥的生存日記。青年的父母每每總欣喜地舉著兒子來信向外人展示,他們認為孩子喜歡自己所從事的事情,成為一個快樂的人,這一點是金不換的。而華裔家長私下裏評論說:真搞不懂這些洋人,明擺著太虧了嘛。

  我還想提醒旅居海外的華人,應多關注西方特色的兒童保護法。在西方,許多華人家長因按東方人“恨子不成材”的觀念嚴格管教子女,常以為:“我關起門來管教自家孩子,犯了哪家王法?”結果卻被西方法庭裁定犯有虐兒罪,從而痛失子女的撫養權,甚至為此吃上官司。另外還有一種值得注意的事實,即有些新來的移民小孩,為了在陌生的學校裏招惹其他人的注意和重視,便將父母打手心和打屁股的行為誇大其詞,致使學校和兒童保護組織產生孩子被虐的結論。

  事實上,除了華人望子成龍聲名遠揚外,猶太家庭對子女的期望值過高同樣遭西方人議論。西方社會中的猶太社區、印度社區,華人社區,鄰里親友與同事間就富裕、職業、學位及孩子的成就等互相攀比,是出了名的。紐約一間收費昂貴的私立幼兒音樂學校,被父母拖著手去上課的孩子,其中40%來自華人家庭,另40%來自猶太人家庭,剩下的20%才由其他族裔平分秋色。與之相對比的是,西方社群巴望孩子將來成名成家的觀念相對較淡薄,他們並不煞費苦心地設計孩子的未來,比較注重的是孩子的自由發展。這可能與西方人不將子女看成父母的“私有財富”,要求子女高中畢業後離家開始其獨立的人生,這種強調個體的文化傳統密切相關。因此西方父母就不會干涉孩子上大學讀什麼專業,或在上不上大學的問題上違背孩子的意願。在西方,所謂虐待子女罪不是僅指身體上的虐待,還泛指一切有礙兒童身心正常成長的行為,逼孩子讀書太狠、違背孩子的意願等,都犯了傷害幼童精神健康罪。(口述:伊迪斯(英國))

  一個“香蕉人”的觀感

  我們這些ABC(American-bron Chinese,在美國出生的華人)也被稱為“香蕉人”,意喻外黃裏白。1987年我剛來中國教英語時,既不會說也不會聽漢語,斗大的漢字認不得幾個。

  作為一個文盲,去飯館吃飯是個嚴峻的考驗,我最省事的法子就是衝著服務員背誦肚子裏藏的幾個菜名,若趕上人家沒有這些食譜,那我便採取第二招,悶頭瞪著菜譜猜起字謎。比如我認出來一個牛字,那麼我就趕緊點牛字菜,至於是陳皮牛肉還是紅燒牛肉,我一無所知。我還認識雞、鴨、豆腐和菜這麼幾個字,端來什麼就吃什麼,沒資格挑揀。

  我與美國朋友外出旅行也常逗事連篇。我不只一次聽中國朋友發感慨:“啊呀,真奇怪,你說的外語我就聽得懂,那些老外說的外語我就聽不懂。你們說的外語還真是不一樣。”我想,這大概是心理的作用吧。

  作為一介華裔,每當我自我介紹是美國人時,中國人的反應都是一致的:“你怎麼是美國人,你明明是中國人嘛。”我只得告訴他們:其實沒有一個標準的美國人概念,美國既然是個移民國家,大家來自五湖四海,共同組成了美利堅民族,對腳下的國土有歸屬感,再不是什麼僑民,而都成了這片新大陸的主人。當然,在這個種族大熔爐裏,各個族裔仍固守著自己的文化和宗教傳統。美國的人口分佈狀況很不平均,有些州98%都是白人,靠近墨西哥的加州南美裔則佔了很大比例,而密西西比、佐治亞州有些地區又是黑人居民眾多,紐約就更是聞名全球的人種博物館大都會。然而我發現中國人觀念裏的所謂美國人,指的僅是白皮膚美國人。

  在不認同非白種美國人的觀念上,一些發展中國家存在著驚人的相似。一次普林斯頓大學國際關係專業給非白人學生開了一個會議,會上有些在外交界任職很長時間的美國外交官告訴我們:“若你不是白人,那你在外交界的前途將會很黯淡很艱難。若派往亞非國家的美國外交官不是白人,會受到對方的抵制。”現實就是這般殘酷。我也親歷過類似的尷尬,我擔任口譯時,中國人似乎不放心我的美國英語是否純正,是否真能把他們的話翻譯成標準英語。在學校附近的郵局,每回我取包裹時都頗費週折,而我的白人同事則從未被要求開什麼票,職員小姐一見是白人,當即就笑臉相迎麻利地為外賓辦妥了一切。在賓館、商店等公共場合,華裔美國人很容易察覺出,服務員對華裔沒有對白人“外賓”那麼殷勤有禮,由於經常碰到這類低白人一等的待遇,華裔大都感受到了某種程度的心理傷害。

  再談談令我不知所措的中國人的人情概念。來到中國後我才更清楚地意識到自己是美國人,因為我的思維及行為都是徹頭徹尾美國化的。在我的觀念裏,我不能為任何一個親友去做一件不正當的事。一天一位女士來訪,拜託我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她說:“你從普林斯頓來,你能不能幫我的孩子進普林斯頓疏通一下關係。”我跟她解釋美國不講關係學,找門道並不靈光,你的孩子只要按通常的程式申請就可以了。事後她抱怨平時對我那麼好,又經常送禮物給我,到關鍵時刻用得著我了,我卻袖手旁觀,交我這個朋友太吃虧了。我在中國遭遇的人情債常常折磨我的心靈。

  我現在任職的電腦公司在北京有一辦事處,我老想不明白為何中國人與西方人之間工作方式、思維方式的差距那麼大,兩個辦事處相互溝通竟會如此難。僅十來人的小公司,辦公室政治卻出奇地複雜,一切都拐彎抹角的,令人十分頭痛。

  北京辦公室裏的工作氣氛充滿了家長制,員工與老闆的上下級尊卑分得很清楚,職員對於頂頭上司必須言聽計從,即使頭頭的意見錯了也要執行不誤,這令我感覺不舒暢。這裡體現了一個非常大的文化及工作方式的差異,美國的員工一般不忌諱向老闆提建議。中國人還誤以為美國人懶惰,一個員工問我:“美國人沒有像我們這樣玩命的吧。”起初我不明白他的話是何意,後來我發現他所謂的玩命之一,是晚上結束工作後大家還要一起外出喝酒。一般美國人的概念是:下班就是下班,加班另說,這類喝酒應酬的事比較少。在加班的概念上,中美也有差異:美國人認為,老闆不能隨便要求員工加班,這樣一來,就要求老闆事先制定好週密的工作計劃以避免臨時性突擊;員工則有權拒絕加班,若是因老闆計劃失誤導致員工加班,老闆就罪責難逃。可是北京公司由於先天計劃不週,老闆時常會一個密碼要求大家今晚都先別走,或是星期天突然打手機呼你回來幹活,十分不尊重員工的業餘時光。

  北京公司的另一特色是,工作缺少計劃性。幾位頭頭有時聚在一起午餐,大家頭腦一熱有個什麼主意,口頭議論幾十分鐘,也不起草可行性方案,就匆忙地毫無章法地各幹一攤,桌對桌的同事都鬧不清對方在幹些什麼,每個員工頭腦裏領會了多少領導的旨意全憑感覺。到現在已拖了兩年,原先拍拍腦袋就上的軟體設計仍舊一無進展。 (口述:朱迪(美國))  

  下一篇:用信息颠覆世界 >> 上一篇:大视野
版权所有:www.wu0011.com  Copyright©2009-2022 WorldUnity All Rights Reserved
全球统一总务:13229629828 粤ICP备14087078号豫公网安备41910802000148号 来稿E-mail:az0011@126.com